沉寂的罗永浩 喧闹的贾跃亭

要卖出20万部手机,需要多长时间?

罗永浩给出的答案是1年,贾跃亭说仅用3分46秒。虽然销量相差无几,但如果从销售速度上来看,乐视手机无疑把锤子甩开了几条街。

面对这个成绩,贾跃亭在5月19日那天一连发布了3条微博,难掩激动之情。相比之下,罗永浩并没有对销量超过20万发表任何评论,依旧保持着近来让外界不太习惯的沉默。

作为国产手机界中的两家明星企业,更准确地说,作为两家企业的明星老板,罗永浩和贾跃亭的形象最近来了360度大反转,前者在频繁高调亮相媒体聚光灯后突然选择沉寂;而后者在历经了那些是非传闻之后,如今越加喧闹。

那么,这种状况还会持续多久?答案自然无从知晓,但是在当前国产手机狼烟四起诸侯争霸的当下,两家企业对于所有后来的入局者而言,无疑更具启示意义。

产品“人格化”

有关锤子手机和乐视手机的品质究竟孰优孰劣,并不是要讨论的重点,因为我不想扮演审判者的角色去下定论,也不想被人看做是哪一方的拥趸。在配置和工艺方面,锤子和乐视未必都是国产手机中最好的,二者却都是个性最为鲜明的两款手机。

提起中、华、酷、联这些老牌国产手机,如果非要让用户想几个词汇来形容对他们的印象,恐怕寥寥无几。不是说中、华、酷、联的手机产品不够优秀,而是 缺少了富有人格化的独特记忆。反观锤子与乐视,很多人通常都会联想到诸如“匠心”、“细节”、“极致”、“颜值”、“窒息”等,这杯被打上了深深烙印的各 种标签。

将产品打上具有人格化的标签,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随着整个手机产业的升级,硬件配置的比拼已经不再具有核心竞争力。在成熟的手机市场中,单纯的比拼配置同样难以真正打动用户,少了人格化与灵魂的手机,只能是用户手中的一台机器。

如何使手机具有“人格化”?这当然离不开背后的创始人。罗永浩也好,贾跃亭也罢,他们就是各自手机的灵魂,很大程度上,用户就是冲着二人以及二人画 下的情怀大饼,才为手机买单的。曾几何时,有多少人因为老罗的一句话“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而感动,又有多少人因为贾跃亭唱挂在嘴边的“奢侈科技, 极致体验”而甘心折服。这就是灵魂人物的魅力所在。

纵然乔布斯已经身在天国,苹果依然摆脱不了他的身影;三星固然是今天手机界的前三甲,可少了灵魂的三星难掩式微之势。当然,灵魂人物对于手机品牌而言,不全是兴奋剂,也可能是一副春药,吃的多了,就会产生依赖作用。好的产品,最好还是需要用实力说话。

论销量,锤子与乐视的手机都不能算得上最成功的,因为他们与苹果、三星等不是在一个段位上;论营销,他们与VIVO、小米以及华为等仍有较长的一段差距。论魅力,锤子、乐视和苹果之间或许还差了几个乔布斯。

向左还是向右

在罗永浩慢慢退出公众的视线之后,在锤子科技没有精力和财力进行市场宣传和投入之后,锤子手机依然靠口碑传播卖了15万部,罗永浩说这是“产品本身的伟大胜利”;而在贾跃亭重新回归公众视线后,乐视手机则开始了近乎狂飙突进的道路,线下首发更是让人看到了小米的影子。

在一片血海染红的手机圈中,锤子选择了向右,乐视选择了向左。谁才是被市场所皈依的真正信徒?

从锤子科技的发展历程来看,一个口若悬河的英语老师兼相声演员,带着一群满怀理想的人,险些上演了一场π的奇幻漂流之旅,还好中途掉头,才没有遭遇 更大的风浪侵袭。按照老罗从前的性格,即使撞到了南墙也不会回头,要不然就没法解释一个英语老师,为什么会办了牛博网,最终还去做了完全不搭边的手机,说 到底还是性格使然。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固执的人,但是这个世界始终缺少固始而一心想要改变世界的人。

贾跃亭治下的乐视手机,在他的长袖善舞之下和强大的资本号召力之下,从一开始就拥有梦梦幻般的阵容与丰富的内容资源,这也给了乐视手机他人难以比拟的优势。然而,当贾跃亭口中反复念叨的要超越苹果的乐视手机,真正出世之后,用户的心理最终还是不免有着一定的心理落差。

不是因为苹果是一座无法超越的丰碑,而是因为乐视手机生来就是一部商品,和理想无关。

所以,人们不愿意看到被市场皈依的罗永浩,是因为不想看到那颗被现实浇灭的天生骄傲的心;却愿意看到被市场皈依的贾跃亭,是因为希望看到乐视能够踏踏实实地去做手机,就像做好超级电视那样。

中国今天的手机市场,从未有过如此繁荣盛世,也从未有过哪个领域这般竞争激烈。究竟是什么吸引了无数人趋之若鹜?在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率和难以置信 的利润背后,恐怕还有一颗想要改变世界的心。然而,这种从1到N的改良式创新,而非从0到1的破坏式创新,究竟能够有多大力量去改变世界?

如果资本催化期结束,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最终的一切反应是否都将归于沉寂?

文/代锡海
IT耳朵微信号:erduo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