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6

任 何历史事物都逃不过由盛而衰的历史轮回,苹果作为一家"改变世界"的公司也不例外。倘若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由苹果公司,或者由其人格化象征乔布斯所引发 的群体效应,俨然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从世界中心美国兴起并迅速席卷了世界的其他地区。随着这场运动灵魂领袖的逝去和跟随者激情的消退,这场运动正在 逐渐走向低潮。

 

一、人格化象征乔布斯的离世

 

正如耶和华是基督教的人格化象征,释迦牟尼是佛教的人格化象征,乔布斯则是其亲手所创办的苹果公司的人格化象征,也是这场群众运动的灵魂领袖。群众一旦脱离了领袖的指引,失落感和幻灭感会接踵而来,紧随其后的是无能感的再次回归,并最终走向无目的探寻和式微。

 

按 照码头工人哲学家埃里克·霍弗的说法,乔布斯在这场运动中扮演着三个角色,既理论家、鼓动者和行动人。从历史的角度追溯过去,乔布斯似乎与生俱来带着改变 世界的使命,他提出了足以改变世界的理论,并以理想主义的姿态和手法俘获了大批追随者,且近乎偏执的按照自己的意愿(产品理念和审美)设计出了改变手机行 业乃至整个世界的产品。三个角色兼具一身成就了乔布斯个人,也成就了苹果这个伟大的公司。

 

乔布斯的离世对于手机行业和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巨大的震动和损失,随之消失的是苹果公司人格化的象征。蒂姆·库克的接任尽管使得苹果公司沿着乔布斯的道路继续前行,但其人格魅力的衰微让苹果公司和苹果产品都失去了以往极具人格化的魅惑力。

 

二、保守主义的萌芽

 

蒂姆·库克是个营销天才的事实无可争议,但在产品创新上却饱受质疑。乔布斯时代的每一个发布会,每一款新品都足以让世界为之侧目,而在库克时代这些都消失不见了。库克接任之后,几乎每一款苹果产品都在围绕改进、升级进行修修补补,却没有一款产品足以让用户发出一声惊叹。

 

形 象化的比喻是乔布斯打下了江山,而库克的使命则是守住这片江山。按照群众运动的特征来看,倘若一场运动从最初的大刀阔斧,到取得胜利果实,继而开始固足不 前地保护起运动成果,那么这场运动也便走到了尽头。创新是苹果的灵魂,也是苹果得以一次次改变世界的不二法宝,但随着创新精神的消逝,苹果公司也将逐步失 去核心竞争力。保守主义的萌芽成为束缚苹果大步前进的羁绊。

 

库克在销售成绩上造就的奇迹,为其赢得了尊重,但若想让世 界对其产生如乔布斯一般近乎膜拜的感情,显然是不可能的。当然库克也不想成为第二个乔布斯,因为他"无法取代"。库克在乔布斯离世之后,以"公司人人都要 以创新为己任"为由解散了创新部门,这种理由虽然新鲜,但也难免让人担忧其可行性。

 

三、跟随者激情的消退

 

处于群众运动中的跟随者往往具有偏执、易激动、容不下他人意见等特点,他们充满了激情和斗志,为了一个领袖提出的观点和理念而无比激动,为了和意见相左者争个对错而大动干戈,为了一款即将诞生的产品而夜不能寐,亢奋不已。但是今天,这一切正在苹果身上逐渐消失。

 

正 如法国社会学家古斯塔夫·勒庞所言,处于群体中的个人往往呈现出低智商、无意识、丧失判断力等特点,由苹果产品所引发的狂热几乎是对此番理论的严丝合缝的 验证。群体会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自我牺牲,在中国,这种牺牲甚至以卖掉自己的肾为代价。但跟随者的这种激情如今正随着运动的式微而走向冷 却。

 

不过,这种激情的衰退也衍生出一些令人遗憾的现象,如今在苹果产品相关新闻的评论中,常常见到苹果的反对者毫不加掩饰地谩骂和讥讽,这也恰恰符合群众运动的特征,一旦群众对曾经支持过的事物失望,就会再度呈现出运动初始的狂躁,继而掀起另一场运动。

 

四、反对者的出现

 

一 如苹果在世界各地有着数目惊人的支持者,如今苹果的反对者也已不在少数。乔布斯神话的破灭,产品创新的无力,群众辨别和批判意识的觉醒正让苹果一度创造的 神话走下神坛。在互联网上,不断有人指出苹果在创新和设计上缺陷和不足,其中不乏一些意见领袖式的人物,这些反对者同样也拥有一帮拥趸。

 

反 对者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群众运动中的"言辞人",一个稳定的社会结构走向瓦解,"言辞人"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之一。反对者的出现并不是出于对第二个苹果的期 待,他们反对的只是作为霸主的苹果本身。正如《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所言:"人们看上去似乎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如今的世界已经容不下一个无论何 种形式的霸主。

 

五、神秘色彩的消退

 

几乎所有人都感觉的到,库克上任之后,苹果的保密工作似乎没那么严苛了,在新产品发布之前,各种谍照和产品信息就已经满巷皆知,重要的是这些捕风捉影的传闻最后多半都成了事实。而在乔布斯时代,令人振奋的惊喜总是能够保留到最后时刻。

 

保密工作的松懈意味着苹果产品神秘色彩的消退,而一次又一次的爆料也消磨着关心者的耐心,甚至让其产生反感。过去充满神秘色彩,近乎宗教仪式般的产品发布会如今充其量成为众多新品发布会中尚且值得期待的一个。神秘色彩的消退让苹果产品不再那么充满诱惑力。

 

六、运动口号不再蛊惑人心

 

苹 果早期的广告有着极为震撼的效果和强大的煽动力,其最经典的"1984"中,代表着苹果的女人手持铁锤砸碎了屏幕中的正在滔滔不绝发表演说的"老大哥", 映射了IBM一成不变的守旧姿态,衬托出苹果敢于打破陈旧思维,用于变革创新的精神。这种包含着强烈价值观的口号和姿态正是苹果俘获人心的武器。

 

最具代表性的iPhone系列,其宣传口号从过去"再一次,改变世界"带给人的震撼,到如今停留于产品本身的表达,将价值观从产品中剥离,由此失去了对人心的蛊惑力。从这一变化的过程中,我们或多或少能够感受到苹果正在失去以往的自信和大气。

 

对 于一个曾经改变世界,如今依然处于行业顶尖位置的公司而言,通过"玄而又玄"的社会学分析其命运走向,可能会引发一些争议,但鉴于苹果公司和其人格化象征 乔布斯所引发的社会效应,具备了众多群体运动所独有的特征,这样的分析多少也有些借鉴意义。如上几个征兆表明,苹果可能正在逐渐走向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