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

2014年08月28日举办的中国互联网大会上,猎豹移动CEO傅盛参加了题为“中国互联网中生代领袖”的1V1对话,现场火花四溅,干货横飞。

以下是脱水版的对话实录:

艾诚:好几个大佬投资了你,跟猎豹都是“爹妈”的关系,你跟他们的关系怎么处?

傅盛:猎豹是一家可以发挥大佬的战略作用的公司,微软也投资过苹果,但是并没有影响这两家公司变成一流的大公司。猎豹是非常独立的公司,通过董事会对管理层进行管理。就算是棋子,也是阶段性的棋子。

 

艾诚:猎豹上市之前,360做了很多反向路演,直指猎豹,你当时什么感受,释怀了吗?周鸿祎评价说如果不提他、不提360,你会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你怎么看?

傅盛:我觉得又给我一次很好的锻炼,挺好的。其实我早就释怀了,我可以不计前嫌,但是如果你拿出历史来诬蔑,我是断然不承认的。我的存在感已经完全不需要依赖于360了,就好象我们从不需要通过回忆抗日战争来活着。我的人生早就打开了新的一页。

 

艾诚:您是怎样看猎豹跟360的关系?

傅盛:我们其实最近开了很长的战略会,核心话题就是我们如何让我们自己不再是小360,而是让360变成小猎豹。

 

艾诚:您对周鸿祎先生的评价很有意思,而一直说你是雷军的学生。你生命中这两个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傅盛:雷总给我的帮助是巨大的。其实,从离开360之前的几年,周鸿祎也是我的贵人,如果说最核心的区别:雷总尊重创业者。

艾诚:那说说,如果您是雷军的学生,您跟他之间的关系会是什么样的?

傅盛:我觉得雷军和我的关系,现在有点亦师亦友。因为他第一次接触我到现在已经有差不多六年的时间了,在这个过程中,我既从他给我讲的道理上去理解 如何做一个企业,如何真正理解管理,又从他做小米的近距离接触中,我其实在不断的反推小米模式,他为什么会开始做小米,小米当中究竟代表了哪些先进的东 西?在这个过程中,我从他身上学到了非常多的思想。

 

艾诚:您这一巴掌打的特响,反之是什么意思呢?

傅盛:没有反之了。我记得第一次见雷军,不久以后他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40岁时候悟出几个人生道理,一个是人因梦想而伟大,一个是人欲即天 理。他说他以前总觉得用理想主义支撑着别人,后来发现每个人有自己的诉求是正常的。他对人的尊重来自于这句话,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总会有彼此的欲望的纠结、 冲突,甚至产生利益的不均。如果你站在他的立场,这样人和人才可能真正的相处下去,否则强人之间没办法相处。

 

艾诚:你怎么看猎豹的国际化之路?

傅盛:在发展过程中,可能大家都知道,猎豹移动三年发展历程中,最猛烈的创业公司,因为国内我们的对手是安全领域的最大的公司,我们必须要在国际市 场找到自己的突破口。我们开拓国际市场,我们觉得我们能做,我们不做安全,做清理的小东西,这个东西虽然很小,但是我们做的很好。

 

艾诚:猎豹好像有称霸的欲望,会一统大森林吗?

傅盛:我们只会在最专注的领域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以前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代表了真正的互联网,代表了通信,现在却变成水管工即将被颠 覆。移动互联网让全世界变得更平,我们在过去一年当中,全球移动下载量超过6亿,全球移动月度活跃从4千万增长到2.84亿,仅仅一年时间,这在过去任何 时代都不可想象。我们面临这么好的机会,干嘛要在小市场跟恶霸打架呢?

 

艾诚:王小川、张小龙,你跟他们比,你觉得谁是更好的产品经理?

傅盛:我们大家各有特征,是一圈子长大的。我们身为产品经理,在特别强以后都会把缺点掩盖住了,一招鲜吃遍天。我跟小川是很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喝 酒,小川让我值得学习的最大一点就是他在整个格局上的思考。我通过产品本身在揣摩张小龙如何进行思考,小情怀并不是打动大众的真实需求的,张小龙在插件化 设计上下了很大功夫,这点是值得学习的。

 

艾诚:把你放在中国互联网中生代领袖,作为领袖,您跟其他号称自己是领袖的最大不同是什么?

傅盛: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不想当什么领袖。

 

艾诚: 78年出生的傅盛,和现在的傅盛有不同吗?

傅盛:我就是一个最普通的人,做自己最快乐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艾诚: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傅盛:害怕变老。

 

艾诚:到底傅盛是谁?

傅盛:傅盛是谁不重要,尤其是对这个社会而言,当公司真正上市的那天,骂得人就变少了。上市就像读书时候填一张考卷,最后得一个及格分而已。今天傅盛是谁?或者雷军是谁?我觉得可能并不是很重要。对于我来说,我只要知道我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

IT耳朵微信号:erduo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