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网上海10月8日电(通讯员 姚彦静)订餐平台、打车软件等互联网APP的高额补贴在吸引用户青睐的同时也吸引了一些不法分子的目光。近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办理的一起案件中,一女子潜入“饿了么”公司内部,利用职务便利与他人里应外合,通过上线虚拟餐厅恶意刷单,套取“饿了么”高额补贴,最终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

精心计划,潜入公司

2015年底,陈娇正为自己结婚的钱发愁,这时大学同学王阳向她提出了刷单赚钱的想法。在王阳的怂恿下,二人开始谋划靠虚拟刷单赚取“饿了么”公司活动补贴金,并从朋友那借来一笔“启动金”,陈娇作为担保人。

2016年2月中旬,王阳将刷单目标锁定“饿了么”四川成都分公司,向陈娇拿了17万左右前往成都做前期准备。2月底,陈娇赶往成都,与王阳的“刷单团队”贾某、甄某等人汇合,而这时刷单的工作并没开始运行。眼看着花了这么多钱,还没得到实质的回报,作为借钱担保人的陈娇急了,质问王阳原因。王阳这时提出情况有变,需要她去“饿了么”公司上班以便帮他们刷单。

里应外合,恶意刷单

3月,陈娇通过面试成功进入“饿了么”成都分公司担任市场部经理一职,于是他们的刷单计划便开始实施了。陈娇利用职务便利,在线上审批同意王阳刷单团队虚假餐厅的建店申请,在“饿了么”订餐平台上陆续上线51家虚拟餐饮店铺和相应的优惠活动。根据“饿了么”负责人刘先生的介绍,优惠活动中,订餐方享有减免金额,而餐厅收到的是正餐全额,订餐方减免部分的钱,由“饿了么”公司补贴给餐厅。王阳的“刷单团队”赚取的就是公司补贴给餐厅的这部分钱。他们用500部杂牌手机和电话卡注册多个账户在虚拟餐厅上订餐,来获取新用户首单减免的补贴金,以及陈娇上线的满减活动的补贴金。

事情败露,终落法网

5月中旬,陈娇接到“饿了么”上海总公司的消息,说发现51家餐饮店存在刷单嫌疑,需要她核实。陈娇知道东窗事发,一边向总公司隐瞒实情,一边催促王阳将钱返还。从这时起,王阳就让陈娇删除他所有的短信内容和联系方式,不停地换手机号与陈娇联系,而陈娇并未察觉自己的“队友”正准备抛下她“全身而退”。 6月中旬,陈娇被召至上海总公司说明情况时,仍嘴硬坚持称51家店铺是真实存在的。后陈娇将“启动金”中仅剩的1.8万元归还公司,并催王阳还钱补齐漏洞。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队友”王阳在归还了6000元后就消失不见了。此时陈娇像无头苍蝇一样没了方向,因为害怕公司找她要钱,便以在公司办理停职后就急忙躲回老家。直到接受民警讯问时,她才意识自己已经触犯了刑法,但已追悔莫及,“希望通过我的坦白,得到公安机关的宽大处理。”

经审查,陈娇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王阳刷单团队在“饿了么”平台上建立虚拟餐饮店铺,供其刷单,骗取“饿了么”公司优惠活动补贴金额累计人民币57万余元。(以上人名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