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很多女生而言,所谓健身,就是在家里跳“郑多燕”。

郑多燕减肥操不知不觉火起来,去年有传闻,她将在中国投资健身房,近期发布了更加具体的信息:不仅仅是线下投资,而是借用了最热门的O2O:

Online部分,开发正版授权App,在上面独家发布新的健身操,引入在线教育的公开课模式,让郑多燕变成“郑老师”,此外App还可以在线预约健身房跳操;

Offline部分,除了投资品牌为Zetness的健身俱乐部之外,郑多燕减肥操也将授权给国内大大小小的健身房,成为它们的官方跳操教材。

这背后是一家创办于2010年的减肥网站:也瘦网。

它与郑多燕的合作,除了上述的Online与Offline(也瘦网为郑多燕开发App,运营Zetness健身俱乐部),还包括郑多燕在中国内地 的各种商业推广,社交媒体账号的打理。同时,郑多燕成为了也瘦网的股东,也瘦网也刚刚获得了北京乐视文创创投的pre-A轮投资,800万元人民币(乐视 文创的母基金为乐视星云)。

站长之家, 健身O2O, 减肥网站, 郑多燕, 也瘦网

(郑多燕出席也瘦网年会,右为也瘦网创始人廉刀)

现在,将角度转换到也瘦网这一方:这次合作将借势多少呢?

也瘦网创始人廉刀曾研究过“牛尔”这个案例。美容师牛尔通过电视节目拥有了大批粉丝,之后他出书、创立个人品牌,“牛尔娜露可”每年的销售也要有几十亿元。

廉刀认为郑多燕和牛尔不同,她更像一个“基于产品化的精神符号”,拥有生过两个小孩后体重80公斤,减肥到49公斤的励志经历。廉刀打算把郑多燕品 牌往“普拉提”的方向去发展:普拉提是由约瑟夫·普拉提创办的一种运动,产品直接用创始人的名字来命名。以前大家在家跳郑多燕使用的视频并没有正式授权, 新的App上,除了发布新操,还有教学动作要点的功能,而且一切依然是免费模式。

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也瘦网也是一家有故事的网站。

创始人廉刀是广告人出身,服务过脑白金、21金维他、百消丹等客户。在为一家做膳食纤维的客户构思营销方案的时候,他发现对减肥需求的人群很多,创办了也瘦网。

早期廉刀希望为愿意付费的减肥人群做一对一的减肥方案,类似于美国的慧俪轻体(WeightWatchers)。在股东的建议下,为了迅速有收入进 账,改成了为健身房、美容院做团购代销的模式。卖的是别人的产品,抽取佣金,客单价很低,而且用户也很容易越过自己这一环,整套商业逻辑“怎么做怎么变 扭”。

经过两年运营,也瘦网彻底转型,现在它的关键词是平台、上门服务和私人定制,派出“瘦身官儿”和用户一对一见面、订制方案。

接着转机来了:转型后的也瘦网承办了一场“减肥加爱”公益活动,廉刀希望邀请一位明星来助阵,考虑过郑钧,还有想上头条的汪峰,当然也包括“不知何 时火起来,到处都在跳”的郑多燕。他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句,有一位朋友说可以帮忙问一问,没想到隔一天,郑多燕团队就回复同意。在廉刀的游说之下,甚至是 免费参与了这场公益活动。

廉刀得知,在亚洲一些国家,郑多燕有当地运作团队来打理业务,从商演到她的健身教练学院。无心插柳,也瘦网拿到了郑多燕在中国内地的合作。

而对于郑多燕为何会选择自己,在与《创业邦》的对话中,廉刀解释,也瘦网和郑多燕减肥操的定位有重合之处,当时找郑多燕求合作的人很多,她没有选择 最有钱的,而是选择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因为互联网企业是有时代特点的。再者,也瘦网做减肥平台积累五年并走过弯路,做O2O不是为了迎合时代,而是把积累 的内功发挥出来。

由于服务的对象多数为女性,广告人出身的廉刀自称“大姐夫”。现在也瘦网正在同时运作也瘦网和郑多燕O2O两个项目,但是两件事会分开去做——眼光要放长远一些。也瘦网的App在3月15日上线,郑多燕O2O项目的App暂定“燕动”,4月中旬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