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佳佳 high

上周五(23日),我在北京的富力万丽酒店四层酒廊见证了一个史上最屌的发布会——High!的发布会Party。那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产品发布会,大咖极为众多,现场极为混乱,歌星与网红欢聚一堂、灯光与红酒交织缠绵、高端非主流与媒体记者窃窃私语...大多数人都玩的非常High,产品瞬间涌入了几千用户,完全无法让人联想到这是一场发布会,因为对媒体来讲没有车马费、没有通稿和产品资料、更没有完整且完美的演讲,我的大多数记者朋友都蒙了,这尼玛该写吗?怎么写啊?

但是有没有发现,把发布会玩成Party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冒险极为创新的做法呢?我不仅没看谁办出过这样的发布会,更没见谁报道过这样的发布会,如果只有马佳佳敢把发布会玩成Party,那实在是太可悲了,90后本来就不应该墨守成规,这种另类的“发布会”该给我们更多的反思才对,High!的发布会也应该成为发布会形式多样化和新变革的推动者,应当被记录下来。

当 晚8:00到9:00,嘉宾开始陆续签到,用红酒撞杯开始了,跟只穿内裤的男模合影开始了,找马佳佳找留几手的躲猫猫也开始了。High了一会,穿着大胶 囊的主持人马威和马佳佳登台亮相,留几手和轰叔在上面分享,嘉宾们就在下面该吃吃该喝喝,或者听一听起起哄,伴着左小祖咒和陈升的歌声,嘉宾们三三两两的 开始了自拍合影总动员,慌乱之中我还和百合网的慕言合了个影,恍然醒悟这更像是一场聚会,叫发布会真的很奇怪。最后给High!团队拍大合影的时候,我心 中不禁感动了起来,这二三十人为了这场与众不同的发布会不知操了多少心,被骂了多少次,他们脸上却没有一丝劳累满是喜悦,老实说发布会并不完美,但已足以 令人难忘了。

high团队

再 回头看看平常的发布会,所有人坐在台下听主办方介绍产品介绍团队(附带吹吹牛装装逼),任何台下的人都不能High起来喧宾夺主,普通参会者看完走人能认 识旁边的人就不错了,媒体拿几百块钱回去发个内容差不多的文章,这真的有意思吗?我没有想否定现有发布会的形式,只是想说High发布会本身的创新已经超 越了产品本身的创新,以前没有人敢这么玩,90后创业者为什么就不能这么玩或者比这玩得更好呢?

很 多时候我们都会被已经固定好的模式所束缚,认为这样就很好不用改变了,认为按照之前的经验做就能把事情做好无须突破,认为取消掉以前必备的环节是一种傻逼 的行为,实际上害怕改变才恰恰是一种可悲的行为。怀旧可以,守旧就错了,小到让自己的生活平淡无奇,大到阻止全人类的向前进步,想想研发出数码拍照技术却 不使用的柯达,想想错过安卓最终衰落的诺基亚,他们也许和夜郎自大的清政府是同一类人,别说我危言耸听,固步自封本来就该灭亡。

90后已经毕业了一批又一批,大佬们的互联网帝国越来越难以撼动,如果我们还和他们用同样的方法来做事,那该如何突围呢?如果我们还要等到有十足把握完全清晰才敢出发,那算什么年轻呢?如果我们处在这个创新的时代还畏首畏尾不敢干不敢闯,那到老了又拿什么来回忆青春呢?

本文作者:IT耳朵创始人潘海祥   IT耳朵微信号:erduo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