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是做B2B的企业,其实是长期脱离消费者的。从代工厂的角度,更关心的是产品怎么做更容易,成本更低。但品牌主要考虑的是用户导向,产品要用户说好用才行。

———蓝魔数码总经理万秋阳

蓝魔数码总经理万秋阳

近日,在平板电脑领域小有名气的“蓝魔数码”宣布要进军手机领域。总经理万秋阳向南都记者表示,进入手机市场不可能小打小闹,年销量100万台几乎是起步价。值得注意的是,万秋阳来自于比亚迪,蓝魔数码董事夏佐全更是比亚迪的三位创始人之一。

蓝魔是不是比亚迪进军消费电子品牌的“马甲”?这自然是躲不过的问题。在此之前,另一家电子代工企业鸿海集团曾尝试过借道夏普进军手机品牌,最终折戟沉沙收场,而万秋阳也坦言,在做产品上,制造企业和品牌企业有着迥异的角度,以及不可调和的矛盾。

  蓝魔核心高管来自比亚迪

从 消费电子企业规模来看,蓝魔虽然自M P3时代开始就小有名气,但仍然是一家平板电脑年销量只有100万台左右的企业。“299元到599元是目前很多平板厂商出货的主力档位,一个机型可能只 赚5元。”按照万秋阳的描述,从2012年开始,平板电脑市场出现低价恶性循环竞争,今年市场增幅已经见顶,明年消费类平板增长可能会降至10%以下。

小 也得求变,但蓝魔的下一步竟是想进军竞争激烈的智能手机市场。和平板电脑市场不一样,如今的智能手机企业和互联网充分交融,除了玩规模外,玩资本的也比比 皆是。这样的状态下蓝魔有何所持?万秋阳搬出了自己的老东家比亚迪,称公司高管与比亚迪颇有渊源,未来产品也会由比亚迪提供必要支持。

公开 资料显示,蓝魔数码目前的主要投资人是夏佐全,他和具体负责公司运营的万秋阳都来自比亚迪,曾是比亚迪的核心管理层。其中,万秋阳曾是比亚迪最年轻的事业 部总经理。而1995年加入比亚迪的夏佐全,更是比亚迪的共同创办人和三大股东之一,在公司的地位仅次于王传福和吕向阳。

  代工厂和品牌一定会有矛盾

“比 亚迪拥有1500多名工程师,可以为蓝魔提供PCBA一条龙的生产方案,生产方面将由比亚迪承担。另外,比亚迪可以为蓝魔提供弹性的生产方案,在产能和存 货方面可以有效控制。”万秋阳称,我们未来的智能手机业务在比亚迪可能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但不代表比亚迪不会把优势资源向蓝魔倾斜。

“比亚迪有很多工程师都是自己的老部下,这对双方合作会有很大的好处。”他自己能挑选好的工程师来帮助蓝魔产品的制造。

按照万秋阳的描述,比亚迪和蓝魔几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脱不开干系。在此之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比亚迪有意收购蓝魔”,从单纯代工制造领域突入品牌市场。万秋阳否认了这种说法,强调蓝魔是自主经营的,比亚迪只是合作伙伴。

只是两家企业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蓝魔又不是上市企业,单纯否认显得有些无力。

万秋阳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尝试换一个角度来说明问题。

“代 工厂和消费电子品牌在对待产品上会有明显的差异。”他直接以比亚迪为案例称,比亚迪是做B 2B的企业,其实是长期脱离消费者的。从代工厂的角度,更关心的是产品怎么做更容易,成本更低。但品牌主要考虑的是用户导向,产品要用户说好用才行。他坦 言,在这个过程中蓝魔和比亚迪之间一定会有矛盾,但关键还是要听蓝魔的。

  鸿海夏普案例为前车之鉴

关于手机代工厂做品牌,其实在比亚迪之前,郭台铭和他的鸿海集团已经有过尝试。

2012年,曾经如日中天的夏普手机在功能机转智能机的过程中全面败退,几乎退出了中国市场。当时,夏普手机事业部执行董事曾表示,由鸿海生产、贴上夏普品牌的首款智能手机已从当年8月下旬开始在台湾、香港、中国大陆等地区开卖,迈出了双方合作的第一步。

按照这种做法,鸿海等于完全主控了夏普手机的研发、生产、制造及销售。但现实情况是,鸿海版夏普手机只在市场上存活了很短的时间。

据接近夏普的人士透露,当时在市面上销售的夏普SH 530U就是这样一款产品———完全由鸿海操刀,只是贴上了“SHARP”的铭牌。而实际上,这款产品看上去很山寨,一旦抹去上面的夏普字样便再也找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元素。

完全背离用户需求,单纯制造商导向的产品一味靠低价和夏普品牌做支撑,最终折戟沉沙。

回到比亚迪和蓝魔的合作上,虽然万秋阳信誓旦旦地表示,双方的合作由蓝魔做主,但浓重的比亚迪元素始终挥之不去。谁说了算?还得交给时间去证明。

“比亚迪曾经是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合作方,但这两家公司衰落后,比亚迪的手机代工业务也跟着受到了重创。”咨询机构战国策首席分析师杨群表示,目前手机商大都选择鸿海富士康作为合作伙伴,比亚迪需要一个范本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这或许是蓝魔做手机的主要原因。

  消费电子难以逾越的制造、品牌思维鸿沟

“我 是2006年进入手机OEM市场,当时整体手机毛利率还有30%。”茶马科技总经理刘军鹏告诉记者,他一开始做上游厂家的“国包”(代理经销商),后来逐 步向上游延伸,“这些年做科技产业太苦了,没有核心技术,投资方向也往传统行业倾斜。”2012年起,刘军鹏除了做A PP及网站解决方案外,也参与了水稻种植,彻底远离OEM市场。

据刘军鹏介绍,山寨机的销售主要分三个阶段,一开始是模具成本回收阶段,这 个时候定价较高;比如销售2万台手机,一般是半个月时间后进入冲量阶段,这时候主要成本是面板等原材料成本,一块面板原价10美金,上百台采购的话可以低 至8美金,所以售价也逐步下跌;1-2个月后,市场竞争者也跟进,一款机型面临双叉路口,如果市场行情好就购买授权码进入终端渠道,不然就直接清理库存, 结束这款机型寿命。“2006年,在第一阶段毛利率可以达到30%,现在一台300块的安卓机可能利润不到50块,而且山寨机返修率一般在10%以上,扣 除售后成本,利润就10%左右。”刘俊鹏如是表示。

“手机代工的衰退转折点是2008年的政策解除手机生产牌照制度。一开始手机生产厂家需 要购买授权码才能生产,一台20元左右,放开了牌照,市场立刻供过于求。”刘军鹏说,产业链从上到下分为方案商、集成商和加工商,2008年底分别为 600家、2000家、1000家,三年后光方案商就达到2000多家。“同时,品牌厂商手机价格越来越低,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刘军鹏说,一般手机O EM (代工制造)厂商是买不到中兴、华为的授权码,只有低端品牌厂商,而这些品牌厂商自己都没有生存空间了;现在高级工程师、普通员工工资都比五年前翻了一倍 多。而今,坚持O EM行业的大部分厂家都转型做平板电脑。“以前有一段时间转型笔记本,但相对技术难度较高,返修率30%以上,但平板其实是大屏手机概念,技术门槛比较 低,同时增长速度比较快,这是O EM厂商的救命稻草。”刘军鹏如是表示。

采写:南都记者方南 蔡辉